爱在体育运动中

今年夏天很难不说奥运,亦很难不看奥运。迄.

今年夏天很难不说奥运,亦很难不看奥运。迄今听过最有趣的一个关于看奥运说法是,一群最需要做运动的人坐着看一群最需要休息的人做运动。

这恐怕是运动会的常态吧?我们从小到大的校运会不也是这般光景么?我们的校运会,就是由一大班成绩好的植物人,瘫在观众席上看一小撮特别顽皮的同学跑来跑去。

按大家印象,文人、艺术家之类社会废品,除了爱坐看云起时,什么运动都不爱做。我无意否定这种史书上不绝于耳的声气,然而,我们总可以讲点举世不肯公认的例外吧?比如爱丧跑马拉松的村上春树便是其一。

让阿波罗打败阿瑞斯,究竟仅仅是文人绝地反击的恶作剧(想想神话是谁写的),还是别有深意,有脑没脑的读者都可以自行猜度,我无力呈上导读。

奥运会其实也曾试过惠及文人、艺术家。刚好一百年前的一九一二年的奥运会,便设有文艺竞赛项目,建筑、音乐、绘画、雕塑、文学都有份分羹。可惜这种玩法似乎天生注定短命,二次大战后便只能供大家瞻仰了。

在网球的术语里,零分,在英语里不叫zero 或者o,而是love。为何爱会出现在体育运动中?据在德国人气极旺的百事通Ranga Yogeshwar解释,love一说源自荷兰语lof,即荣誉。从前,荷兰人比赛,输家赛后会跟对手说lof,以表示自己虽落败犹荣誉之意。后来,英国受荷兰的影响,不但接受了lof,还将荣誉点化为爱。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此文章的作者 admin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